香港观察:外国势力和北京涉港机构 都不应甘当“外援”

2019-05-17 00:26:38

在香港,针对城市法律《逃犯条例》的修订工作,社会争议正闹得沸沸扬扬。不久前,香港立法会内两派议员甚至为此大打出手。这些政治浮躁的迹象,都被国际社会看在了眼里。

因为修订法律《逃犯条例》,香港立法会内近期骚乱不断,不同派系的议员之间不时爆发冲突(图源:AP)

近日,美国、德国、英国等多个国家,先后就香港《逃犯条例》一事表示了关注,本来一条城市法律的修订,竟演变成了一起国际事件。

与此同时,香港政治人物、香港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在此风高浪急之时,竟前往北京拜会了中国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张晓明,此举在香港引来了不少争议;不过,另一方面,香港泛民主派的一些人士也频频在此时外访,企图到一些西方国家引入外国干预——双方此类的“求援”举动亦只会对事态火上浇油,令法律修订工作变得难上加难。

香港政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从完善陆港跨境司法公义的角度来看,无可厚非,但港府在修订草案的过程中,很多推进手段其实并不妥当,其无视了许多港人的焦虑,自然会引起舆情反弹。

近期在香港出现的13万港人上街游行的示威活动,成为了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自上台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社会运动,足见《逃犯条例》之争议非常尖锐。而港府本应该做的,是尽力纾解港人的忧虑,但林郑月娥政府只顾着急求立法通过,对社会上的反对声音置若罔闻,也难怪会令事态一再被激化。

当风波愈演愈烈之时,身为林郑月娥政府重要智囊成员之一的汤家骅,没有选择与一众法律界人士进行公开对话,通过专业探讨和观点分享,来释香港公众的疑虑,而是选择赴北京“求援”,试图借张晓明等治港官员之口,向港人放话。

但此举无异于清楚地表示:香港政府已经无力化解风波,唯有靠北京出手介入。这对林郑月娥的管治能力及执政威信而言,都是相当打折扣的。加上北京当下正专注于中美贸易战事务的谈判,此时汤家骅等香港政客的举动,只会是给北京添烦添乱,毫不懂审时度势,缺乏大局意识。

而香港泛民主派最近的一些举动,也对平息《逃犯条例》争端毫无作用,甚至只会起到反作用。一些泛民人士近来积极外访,企图以此向港府施压。

泛民政治人物李柱铭率李卓人、麦燕庭、罗冠聪等香港政治名人访问美国,甚至还可能将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会面;前香港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偕香港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则访问德国——然而,这些成效究竟有多大,目前看来是令人质疑的。

香港泛民主派多年来,不时会就一些香港议题外访,与外国一些政治领袖会面。但其实,在国家安全及政制改革等重要议题上,北京并不会因为西方某些政客几句不疼不痒的抨击,就盲目地在许多事关“一国两制”大原则的问题上贸然让步。

而且,内地近年经济实力日盛,与欧美等国家的贸易往来额度十分庞大,香港问题根本非对方与北京打交道的首要议程。西方政客对香港的所谓关注,通常不过是耍耍嘴皮而已,根本口惠而实不至。一众泛民主派人士,长久以来向港人营造的“洋菩萨”搭救香港的假象,显然在现实中根本无补于事。

《逃犯条例》的修订,说到底,始终是香港的内部事务,而它需要由香港政府自行负责。那些怀揣着欲抱“北大人”、“洋菩萨”大腿心态的香港政客,必须要意识到,这类举动不仅无助于问题解决,反而只会令事态更加复杂,不但会令北京因此被利用,无端卷入是非,在香港民间无辜被惠誉,外国势力的介入更只能加剧香港社会的矛盾激化。

至于如今已是混乱不堪的香港立法会,其议政僵局终须由这些议员自行解决,不必也不能假借外部力量的介入。这些身兼民意重担的议员们,也是时候让自己的行为更符合一个议员的身份了,树立一个文明成年人的榜样,是十分必要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