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五四”与“占中”

为了刚刚过去的“五四”运动一百周年,香港举行了各式的纪念活动和专题演讲。就“五四”的政治、学术和文化意义,香港社会今次对其做了彻底回顾和探讨,重新思考了这场影响当时中国命运与前途的爱国主义运动和政治文化大辩论。

香港“占中”案的多名主要参与者已被判入狱,2014年的这场抗议活动曾导致香港主要道路被占领79天(图源:AP)

而与“五四”百周年日期相近的是,近年香港最震撼的社会运动“占领中环”亦迎来了它的终章,几名主要发起人与活跃参与者各被定罪判刑。值此时刻,让人不禁思考,一百年后的香港,会否还有人能回过头来,关注近年这场以雨伞为视觉符号的街头政治运动?

乍听这一问题,可能会让人觉得不伦不类,毕竟“五四”与“占中”难以相提并论,两者不论在思想内涵,还是政治、社会影响方面都有着天壤之别。

但回顾历史可以发现,“五四”最初也是由几位具有“前卫”思想的知识分子和大学教授的一家之言掀起潮流,回应他们的则是当时一帮手无寸铁、满腔热血的学生。这些人对当时的北洋政府未能捍卫国家利益,毅然选择上街游行表达不满,而抗争过程中的许多行为,其实也称不上有多文明,例如在巴黎和会上软弱妥协的章宗祥随后遭到学生殴打,还有史称“火烧赵家楼”的亲日官员曹汝霖宅邸被学生焚毁……这些事例中所显现的“五四”民粹程度,较“占中”可谓不遑多让,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即使是当时那些引领社运风潮的“五四”名人,如陈独秀、胡适、傅斯年、蒋梦麟和蔡元培等人,他们事后都曾反省,那场学生运动引发了大众革命元素介入政治和中国外交事务,虽然在某程度上它改变了中国历史的发展方向,但民粹之风亦自那时开始,在中国的广阔土地上凌驾了理性思考。

这些拥有顶尖智慧的政治人物在当时就早有忧虑,伴生“五四”运动的很多负面社会迹象,未来可能会对中国社会造成更多不良的后果。诸如胡适和李泽厚等学者甚至曾认为,发端于1915年前后的中国思想革命和新文化运动,其实已经被1919年一场偶然的学生运动打断,狭义的“五四”在当时掩盖了广义的“五四”,“救亡”式的盲目泄愤,最终成为了掐断中国人“启蒙”的那只毒手。

“五四”运动在今天需要被理性看待,其原本并非有多么深刻大意,它当时所争取的“外争国权,内除国贼”,其实只是单一政治事件中的某一单纯诉求。但张国焘、陈独秀、罗家伦、傅斯年、胡适、邓中夏、罗隆基、闻一多、鲁迅、李大钊、瞿秋白……这些人,他们又的确穷其一生,透过实际行动和著述立说,深化和救赎了一场在中国历史上可能只不过是昙花一现的民粹学生街头运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