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拉布致建制派不满 港《逃犯条例》会议起干戈

2019-05-03 04:23:17

近一段时间,港府一直积极推动修订《逃犯条例》,但根据程序,修例前先需由立法会的法案委员会进行审议。而法案委员会在20194月已进行2次会议,但最基本选出正及副主席的程序仍未完成,导致修订《逃犯条例》有机会未能在立法会7月暑假休会前通过。

法案委员会一直未能选出正及副主席的原因是,法案委员会的主持是会由立法会内最资深的议员担任。现时立法会内最资深的议员的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因此涂谨申顺理成章担任审议修订《逃犯条例》的主持。而泛民主派一直反对修例,故一众泛民主派议员有“协议性”地进行拉布,以阻止修例。

泛民主派的拉布策略确实为港府修订《逃犯条例》带来压力 (图源 : 新华社)

《逃犯条例》修订法案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于2019417日召开,由涂谨申主持选举主席环节。会议甫开始,泛民主派便立刻进行拉布。议会阵线立法会议员区诺轩指涂谨申将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张国钧的名字念错,由“钧”念成“军”,更指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冒犯张国钧,要求林收回有关言论。一来一回,已消耗议会不少时间,而上述数字议员全都是泛民主派,明显是有“协议性”地进行拉布。

建制派对泛民主派的动作非常不满,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郭伟强怒斥涂谨申,并拒绝道歉及收回言论,最终被涂逐出会议厅。最终,长达两小时的会议仍未能进入选出正及副主席程序,并延期再续。有泛民主派人士指,会议前曾有商讨策略,但重申并不包含涂谨申,因此涂是一个公正的主持。

事隔两周,法案委员会于2019430日进行第2次会议。同样地,泛民主派于会议开始后,便进行拉布。泛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不满报名时间仓卒,要求涂谨申处理相关的规程问题。而涂决定给予每位议员2分钟就规程问题发表意见。期间,有建制派议员不满离席。及后,多位泛民主派议员提出各种规程问题,会议结束前亦未能选出正及副主席。

事实上,法案委员会用上4小时仍未成功选出主席及副主席是前所未见。为让立法会有效运作,建议派决定进行反击。建制派40位议会已联署去信内会要求改由建制派最资深议员石礼谦担任主持会议,直至选出正及副主席。而立法会内务委员会主席李慧琼更指,201954日将召开特别会议,以处理建制派联署要求。预料,泛民主派在第3次会议将会继续进行拉布,而建制派将会寻求内务守则处理,以寻求尽快开展修例审议。

特首林郑月娥认为修订《逃犯条例》有强烈迫切性,需要在今个立法年度完成立法工作,呼吁立法会7月暑假休会前通过。原因是,台湾杀人案的疑犯陈同佳早前因洗黑钱罪成判监29个月,预料最快于201910月释放。若修例未能于今个立法年度完成立法工作,当疑犯出狱后,有权离开香港。因此,港府希望法案委员会的会议迅速通过,以便进行修例工作。

现时,港府修订《逃犯条例》的工作停滞不前,港府下一步行动将成关键。虽然港府可绕过法案委员会把草案直接交上立法会大会审议,但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曾指,希望根据一般程序经法案委员会审议再交至大会审议。因此,港府只能静观建制派及泛民主派于议会内进行拉锯。

当然,修订《逃犯条例》的时间拖得越长,便会衍生越多问题。而首当其冲的是,有机会未能于今个立法年度完成立法工作,让疑犯离开香港。其次,是社会将累积反对修例的情绪,有机会出现2003年反23条立法的事件。

另外,泛民主派一直反对修例,于201934月曾举行2次反修例游行,民阵更指游行人数达13万。游行的人数超出预期,连建制派议员自由党荣誉主席田北俊亦指,200350万游行感动了他,反问港府是否对13万人视若无睹。

由此可见,泛民主派的拉布策略确实为修订《逃犯条例》带来压力。预料在法案委员会第3次会议中,泛民主派亦会再进行拉布。因此,建制派于201954日将召开的特别会议有可能成为《逃犯条例》是否能成功修例的关键。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朱家俊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